行业新闻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水创新套路深 400多项技术的发展史显示,成功靠实力更靠时机?

来源:??????2019/4/13 10:27:17??????点击:

【兰州纯水设备】水产业的同行总是抱怨我们的行业缺乏创新,留给研发的资金比其他行业少。当然,有不同的意见。例如,DCWater前首席执行官乔治?霍金斯(GeorgeHawkins)认为,“可以用更少的钱提供更好的服务”。在我看来,水务行业的性质可能决定了其创新模式不同于其他行业。有趣的是,很少有学术文章致力于水创新的研究。

    出于这个原因,保罗O ' BlueTech研究的首席执行官卡拉汉,和他的同事Lakshmi Adapa,随着格伦国家教授,前国际水协会的主席在密歇根大学和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齐斯Buisman教授,共同发表了一篇文章在著名杂志20186WaterEnvironmentResearch开发一个模型对水的传播和应用技术。2019年,兰州纯水设备除戴格教授三位作者和一篇后续文章发表在《分析采用率、需求驱动率、价值riveninnovationwatertechnologies》杂志上外,内容是关于水产业创新驱动因素的探讨。本文通过对六种污水处理技术发展历史的比较,说明污水创新可以借助“危机”和“需求”缩短商业化周期。

    在本期的《学术星期四》中,小编将结合这两篇文章,带您领略一些业内关于水创新的顶尖理念。

水创新的成功取决于时机?

    一方面,我们说,水危机迫在眉睫,我们一致认为,应对这些危机需要创新。但另一方面,我们看到水的创新来自研发、融资、推广和应用。专家们一致认为,将水技术推向市场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种“缓慢”挫伤了投资者对新技术开发和商业化的热情。作者指出了一项统计数据:2006年至2016年间,全球121家早期水处理初创企业获得了17.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作者说这些数字是积极的。然而,在谷歌上随意搜索一下,就会发现“2018年全球企业研发投资排名:华为以113亿欧元排名第五”这样的新闻。你可能会说,将这两组数据进行比较是有问题的,但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水务行业用于创新的资金不足。

如果投资无效,后续投资的成功率会大大降低,进而打击风险投资家继续投资的信心,形成“越穷越穷”的恶性循环。但是,速度的滞后也会对企业的研发、应用和投资回报产生负面影响,影响后续的人力资本和风险资本的进入。

水创新模式

    2018年,上述几位专家开发了一个水技术创新模型(water technology adoptionmodel):他们利用创新的一般膨胀曲线与创新曲线同时运行),该模型分为六个阶段,包括:1)应用研究

2)中试阶段 (创新者)

3)示范阶段 (创新者)

4)早期采用者 (市场初步接纳阶段)

5)早、后期多数型消费者 (推广普及阶段)

6)成熟发展期

    很不幸,他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一项技术从中试创新期算起,到让市场的早期多数消费者(Early Majority)接受,就要花上11-16年的时间。所以也难怪在风投机构眼里,水行业是个不太好碰的“谜之领域”。很多老老实实研发新技术估计就是这样死在半路的。

    这里小编要说一个题外话:刚才谈到的创新扩张曲线里的“扩张”一词对应的英文是diffusion。小编个人认为也许这个词译为“扩散”更为合适,而OCallaghan也认为这个词对水行业来说太虚了,所以他转而使用“传播和采用”(Disseminationand adoption)。巧合的是,去年国际水协会高级副主席SudhirMurthy博士,在东京举行的水大会上也做过一个主题为“创新的扩散”(diffusionofinnovation)的演讲。他觉得扩散是没有外界干扰的分子自由运动,进程太过缓慢,他认为水创新需要的是弥散作用(dispersion),就是有外力推动的创新,尤其是由人推动的创新。

    对于大部分水处理同行来说,上边的术语确实有些拗口。希望小编这样梳理一下之后,能便于大家日后遇到类似文章的时候不会云里雾里地不知所云。

    模型搭好之后,还得做验证,这样才能确定他们建立的标准是牢靠。他们的验证材料是BlueTechResearch数据库的488个专利技术。传感器、控制系统和数据分析软件因为其本质特征跟水处理技术不太相同,所以没有纳入考察范围。通过上图我们似乎可看出,水处理行业的处理方式主要是传统物理、化学和生物方法,兰州纯水设备而且真正成熟的技术也并不多。

    下面两个图更加有趣:以UV紫外消毒为例,我们可能想当然以为这么一种“烂大街”的技术,应用到污水处理应该只是1-2年时间的时候,但他们的研究显示紫外消毒在水处理领域从研发到成熟足足经历了40年的时间●!至于MBR工艺,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进入应用研究,到2002左右才出现第一个商业应用,如今算不算成熟的技术还是众说纷纭。

    不论你是否完全认同上述作者搭建的这个水技术创新应用模型,但至少他们让你确信——想在水行业做创新,真的需要过人的耐心和毅力。

水创新需要危机驱动?

    作者们搭建模型的其中一个目的是方便后续一系列的研究,说白点,也许就是想找到创新水技术的成功方程式。因为对于投资人和孵化器来说,他们最想知道的是水行业哪些技术成长速度更快,毕竟盈利前景始终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第二篇报告里,他们对6种经典技术进行了案例分析。除了上述的紫外消毒以外,还有SBR工艺、生物除磷,生物脱硫、污泥热水解和超滤膜。其中他们将紫外消毒和超滤膜定性为饮用水技术,其他则为污水处理技术。

    上图是对6种技术要跨过创新阶段和早期采用阶段的时间对比。结果表明,这些技术的发展速度差异很大。作者对各种驱动因素分成两大类:依靠诸如新政策法规、环境和健康问题等外在驱动力打入市场的技术称为危机/需求驱动型技术;那些更多依靠内在优点突围而出的技术则被称为价值驱动型技术,例如能够节省投资和运行成本、更少的占地、更长的寿命等。

    他们统计显示,除了生物脱硫技术,其他5项的发展都跟危机或需求有关,而危机/需求驱动型的技术完成从创新到成熟的所需时间也远短于价值驱动型技术。

    在小编看来,这种危机/需求驱动型技术中文译为“时机型”创新技术更为合适,因为它们都是以合适的状态,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文中作者介绍了一些反面例子来说明一些创新技术的失败也充满偶然性:专门针对船舶压舱水处理的瑞士公司OceanSaver因为国际海事组织迟迟未能颁布对其有利的新规定,最终在2017年关门大吉。讽刺的是,在它倒闭几周之后,新法规终于得到批准。另外他们也提到目前污泥的热解气化也是很多公司的坟墓,因为污水污泥可以用于土地利用,使得污泥气化的成本毫无优势。

    作者们在最后提出一个假设:如果当时没有特定的需求或者危机,紫外消毒、生物除磷和超滤膜技术如今会如何?在小编看来,其实这种假设提问意义不大,我们不是常说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偶然和必然的结合”吗?

小结

    在小编看来,两篇报告最大的亮点在于作者们言简意赅地浓缩了水处理若干经典技术的发展史。所谓“读史使人明智”,无论对于科研工作者,还是企业家,这些成功和失败的案例估计都有很好的参考价值;而对于小编来说,这两篇报告则是日后为大家写更多精彩水故事的宝贵素材。,